欢迎您访问东营市人民医院!

医院文化

DONGYING PEOPLE'S HOSPITAL

廉政文化

廉政教育专刊之三十四

发布时间:2017-04-19 17:08:53

【廉政格言警句】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不以一毫私意自累,涵泳乎其所已知。敦笃呼其所己能,此皆存心之属也。

——宋.朱熹《中庸章句》

【注译】涵泳:深入领会。敦笃:敦厚笃行。这句话的大意是:不会因为一点个人利益或一己私利就处事不公,分不清是非;不会因为一点私心、私欲而身心疲惫,捆住自己的手脚。深入领会已经掌握的实践真理,敦厚笃实地发挥自己的才干,这才是存属于心的态度。

【解读】正确处理公与私的关系,克己奉公、一心为民,是对领导干部的政治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引用“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不以一毫私意自累”,旨在强调领导干部要树立正确的“公私观”,参透公与私的关系,划清公与私的界限,自觉做到履行职责为公,行使权利为民。

东营市人民医院反腐倡廉警示教育

“读案例、思廉洁、树正气”活动系列文章之三十四

帮医药代表统方,一盒药提成一元

——济南市中医医院药房一药师受贿四万余元

为医药营销人员“统方”,收受好处费四万余元,主管药师范红星坐上法庭的被告人席。3月23日上午,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受贿案。

统计各科室药物用量定期发给医药代表

范红星自1994年起在济南市中医医院药房工作,主要工作是根据大夫的处方为病人拿药,并对当天的处方进行统计、汇总。

2010年,医药营销人员尚某、曾某找到了他。他们的目的是让其“统方”。

“统方”本是医院对医生用药信息的统计,但因为出现一些非法统方案件,“统方”增加了一种特殊意味:医疗卫生机构及科室或医疗卫生人员出于不正当商业目的,统计、提供医疗卫生机构、科室及医疗卫生人员使用有关药品、医用耗材的用量信息,为医药营销人员提供便利。

既然这些信息是保密的,就需要一个内部人士来操作。尚某和曾某让范红星做的,就是帮他们统计每个科室、每个大夫一段时间对某几种药物的用量。作为回报,他们按照每盒药三毛至一元不等的价格给范红星好处费。

公诉方出示的相关证言显示,当时范红星所在的药房有五个人,要轮着上夜班,而且值夜班时只有一人当班。范红星回忆,当时,处方是放在柜子里,没有上锁。加上病号少,正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对处方进行统计。

每隔一段时间,他把统计的结果通过电子邮箱发送给尚某和曾某,他每个月分别从两人处获得几百元不等的好处费。

就这样,从2010年至2015年,范红星共收取好处费四万余元。

认为是行业潜规则开始并没当回事

作为在医院工作了十几年的正式工作人员,“当时同意给人统方时是怎么想的?”公诉人问,“当时就认为是给朋友帮帮忙”,早些时候,范红星并没有认识到自己正滑向深渊。

他认为,当年这种情况是行业潜规则,自己的行为只是违反了规定,但尚没有认识到正走向违法犯罪。

后来,医院专门开会强调,不允许为不正当商业目的统方,范红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对尚某和曾某表示,不再为他们统方。

2014年11月,国家卫计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了《关于加强医疗卫生机构统方管理的规定》,严禁为不正当商业目的统方,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医药营销人员、非行政管理部门或未经行政管理部门授权的行业组织提供医疗卫生人员个人或科室的药品、医用耗材用量信息,并不得为医药营销人员统计提供便利。

事实上,当年8月,山东省卫计委和山东省中医药管理局就已发文,坚决禁止为商业目的统方。

案发后,范红星向济南市卫计委廉政账户打了4.6万余元,这个数额比他的受贿数额要多六千元左右,对此他解释,他记得那几年收到的好处费为四万多一些,但为表示悔意,向账户多打了一些钱。

公诉方认为,范红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范红星的辩护人表示,范红星有自首、主动退赃、多退赃、主动终止统方等情节,建议法庭予以考虑。

范红星当庭悔罪。他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现在追悔莫及”。

本案未当庭宣判。(文中当事人系化名。摘自2017年3月24日《齐鲁晚报》)

“统方”是给回扣的主要参考

“统方”在医药销售环节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齐鲁晚报记者通过采访医药销售人员、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等方式,逐步进行了解。

统方是为了跟医生搞好关系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位从业30余年的科室主任介绍,一种药品从药厂到患者手中,涉及的链条很长:药厂、医药经销商、医药代表、物价局、卫生局、药监局、招标办、医院销售、患者。而在医院销售亦有多个环节,一种药要进入医院再到患者手上,涉及院长、分管业务院长、财务人员、药剂科、科室负责人、医生。

“统方”是这条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对药品销售商而言十分重要。“‘统方’主要用来给医生拿回扣。”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哪个大夫用了哪种药、用了多少,是给他们回扣的主要参考。而且业务员一旦发现哪种药用少了,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公关。

在已生效的判决中,涉及统方的并不鲜见。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李某曾进入福建省武平县医院做药品销售,其证言显示,想拿到武平县医院内部统方数据的目的,是为了知道武平县医院的哪个医生用了多少他代理的药品,便于有针对性地跟这些医生搞好关系。

非法统方扰乱公平的市场秩序

有人专门在网上揭秘医院统方的几种方式:医生自报、药房手统、电脑单等。

通过技术手段防止统方成为趋势。但即便如此,依然无法完全禁止非法统方。2012年5月,浙江省文成县人民医院开始使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系统。虞玮作为文成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参与了新系统的安装、调试工作,其间获取了进入数据库的用户名及密码。当年7月,虞玮进入数据库将本院医生每月在局域网开具处方数据进行统计、导出,并将数据出售给药商。温州医大附一医信息处工作人员发现文成医院的数据库有异常后,修改了密码。虞玮便通过密码复制器复制了数据库的密码,利用复制的密码进入数据库继续进行统方,并将数据出售给相关药商,共获利107万余元。

有时,被泄露的不仅仅是用药信息,一旦结成同盟,会有更多信息被输送出去。邵某2008年在福建省东山县做药品零售推销,为了推销药品“可特宁”胶囊,让东山县医院药剂科副科长邓某帮忙“统方”,按照行业规则以每盒0.5元的价格作为回扣。此外,邓某还帮其了解其所代理的药品在东山县医院的销售情况以及库存剩余,以便邵某及时通知厂家备货,以增加业绩。

邓某说,他为邵某提供医院比较需要药品的信息,为邵某代理的新药推入医院有意识向院里的有关人员进行宣说。在邵某推入12种药品后,邓某还多次劝说医生多开其代理的药品。

由于分管药库,邓某对整个医院的临床用药情况比较了解。他会根据管理、采购药品的情况,建议邵某向医生推销比较紧缺的药品。邵某代理的12种药品如果快缺药了,邓某便让仓库及时进货,并及时督促药库做采购计划。

这样做的结果,最终损害的是患者利益。“客观讲,非法统方扰乱了公平的市场秩序。”业内人士说,它无形中为推高药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摘自2017年3月24日《齐鲁晚报》)

各地通报卫生系统违纪违法典型案件

山东省纪委通报

1.高唐县尹集镇卫生院院长鞠国芝违规操办其儿子婚宴问题。鞠国芝未按照有关规定上报其儿子的婚庆事宜,且在操办过程中,违规收取管理、服务对象礼金1.59万元,造成不良影响。高唐县纪委给予鞠国芝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责令其退回违规收取的礼金。

2.莘县政协副主席、县中医医院院长宋玉平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问题。2012年6月,时任莘县中医医院副院长的宋玉平当选为莘县政协副主席后,莘县中医医院违规购买了一辆价格为21.38万元,排量为1.8T的帕萨特轿车,作为宋玉平的公务用车,超出规定标准。2014年3月,莘县纪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全县公务用车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后,时任莘县政协副主席、县中医医院院长的宋玉平未能按通知要求在规定期限内对超标准配备的公务用车进行整改,直至2015年8月,才按规定进行了整改。市监察局给予宋玉平行政记过处分。

山西省纪委通报

3.临汾市乡宁县中医院院长王为民违规公款吃喝问题。2015年5月至2016年4月,王为民先后两次组织单位职工聚餐花费公款6000元,先后两次宴请亲戚等花费公款2020元。经县纪委常委会议2016年12月23日研究,决定给予王为民党内警告处分,责令退赔相关费用。

浙江省纪委通报

4.临安市河桥镇中心卫生院原党支部书记、药房负责人(药房主任)黄爱民,原工作人员张霞红违规套取医疗保险资金问题。黄爱民伙同张霞红,利用职务便利,通过收集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患者的参保卡号,虚构患者就诊信息,虚开就诊处方、药品等手段,套刷卫生院药房实际已零售给自费患者的药品,骗取报销比例部分的医疗保险资金,共计6128.47元。黄爱民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降低岗位等级;张霞红受到记过处分,并被取消预备党员资格。